小卵杏

源于生活,高于生活。

天清日高
青草飞扬
微风为你洒下温柔
两颗虎牙闪着盛夏的光
轻轻点住你的脸颊
留下一个浅浅的梨涡
今天也是可爱的树苗

我想了又想
想了又想
愿流逝的时光不将你的嘴角抹平
愿过往的车辆不将你的面庞划伤
愿少年意气风发,烈如骄阳

今夜的月儿不及你亮
再见面
就换你请我吃蛋炒饭吧





【韩叶】羁绊

私设有
部分引用《巅峰荣耀》原文
——————————
1.
       后来不管如何熟稔,叶修都清楚地记得初遇时那份等候多时的意外——
       “ ‘一叶之秋’ ,打一场吗?”
      甚至连那家伙沉稳的声线和冷硬的语调都没有丝毫模糊。一如当时在场的荣耀老玩家们脑海里抹不去的深刻。

     《荣耀》开服一个月。
      返回一线峡谷主城的路上,放下手头任务活动留驻的玩家们抢占每一个落脚点,黑压压的人群聚成了一个厚实混杂的圈。而圈内,单挑战绩全服第二保持三千六百八十五场全胜的“一叶之秋”对面站着的,是单挑战绩全服第一保持四千零一十二场全胜的“大漠孤烟”。
       没有半分犹豫,迈步,向前。
       以一往无前的气势,“大漠孤烟”挥动铁拳,极其强硬地破开阻碍,撞进“一叶之秋”的视野。
       就此,结下一生对手。

       末了,只差分毫,终是残血的“一叶之秋”战到最后。而“大漠孤烟”生命彻底清零,于此同时更有一件装备随着他的身体一同摔落在地。被爆出的装备,正是他的武器,橙字拳套:熔岩怒火。
      数秒钟后,“大漠孤烟”在世界频道看见“一叶之秋”的消息:
       “ ‘大漠孤烟’ 你爆出来的拳套还要不要了?”

2.
       “不要。”韩文清皱着眉说。
       叶修装作一副痛惜的模样摇摇头,说道:“啧,老韩你真不会欣赏,来h市吃葱包桧儿居然不加甜面酱。”这语气听上去是挺正经,那轻蹙着的眉间却分明带着几分笑意。
       见韩文清依旧盯着他手里都快自己流出馅儿了的豆沙包,叶修一边从摊主师傅那儿接过来一副葱包桧儿,一边笑着说:“就算比赛输给了我们嘉世,也不能跟吃的过不去是不是?”
       韩文清抬起头,看着递到嘴边加了甜面酱的葱包桧儿,还是冷着一张脸,对着这只爪子的主人,挑眉:“干嘛?”
       “尝尝,我这么几年就爱吃这个,这可是我第一次请别人吃饭,你就偷着乐吧。”叶修嘴角抿着笑,把葱包桧儿往前递了递。

       这个秋天,荣耀联赛第一赛季开赛。
       叶修带着“一叶之秋”,作为嘉世战队的队长闯进了联盟,战队里并没有一个叫做“秋木苏”的神枪手,副队长倒是那个在网游不起眼却总是作为关键帮嘉王朝抢到BOSS的气功师“气冲云水”,操作者叫吴雪峰,人也是温温润润的。用蓝雨战队队长,术士“索克萨尔”的操作者魏琛的话来说就是:长得比叶秋那小子像队长多了,一看就特别靠谱儿。
       赛程进行到一半,由队长韩文清带领的霸图战队却止步于四强,无缘决赛。
      初次线下见面就被叶修嘲讽了长相充斥着王霸之气,接着又在比赛中败给嘉世,韩文清看着眼前两样东西加起来一共6块钱的“饭”,一脸黑线。

       迟疑片刻,韩文清就着叶修的手直接咬下三分之一的葱包桧儿,恶狠狠地嚼了几下。
       吞咽之后,一只手抓住叶修拿着桧儿的手腕,瞪着对面装着疑惑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下次冠军会是我们的。”

3.
       “我说老韩啊,这句话你怎么就说不腻呢,”叶修嘴里叼着一根烟,双手插进裤兜里,斜靠在墙上,看见来人,继续慢慢悠悠地说:“不过中听,每次你一说啊,嘉世的冠军就一拿一个准。我代表广大粉丝对你表示心疼。”
       笑意清明,哪有半点心疼的意思。
       结束了发布会,走到场馆的一个角落,就看见半个身子隐没在黑暗里的叶修,烟头闪烁的火星倒是看得十分清楚。
       韩文清走近,冷哼一声:“幼稚!”又撸了撸头发,“一如既往,对冠军的追求也不会改变”

荣耀联赛第二赛季。

——————
几年前写的,未完,不知有无后续。

你好,再见

      需要多少个夜晚才能将繁星细数无遗?等这天到来时,我便不思念你。
      我常常在想,人的眼睛若是一台相机,该多好,把心里所有的涌动都洗成相片装进最心爱的相册里。这一页,是你,那一页,是你,每一页,是你,都是你。
       还记得吗,五月的艳阳天。远处群山镀上了金边,蓝蓝绿绿,红红黄黄,是大自然留下的画迹。躺在草地上,日光将汗水蒸干,似有似无的微风只将发梢摇动,如夜里萦绕的蚊蝇,叫人心痒难耐。我从被炙烤的大地上坐起身来,眯眼凝望山外那一方净土,你倏然转身,笑颜爽朗。此时此刻,天地之间,万物失色,独你一人。光芒将眼球刺痛,留下闪烁的泪水,我却舍不得闭眼。直让那蛮横无理的光芒刺进眼底,留下烙印。自此,你好。
       还记得吗,六月的下雨天。放学的钟声响起,教室里的学子们鱼贯而出,学校里人潮涌动,熙熙攘攘。有人行色匆匆,有人眉飞色舞,有人默然垂头,而我们并肩处其间,慢慢悠悠。雨水滴落鼻尖,我问你,午餐想要吃什么。你像个拨浪鼓似的摇摇头,只是小声地哼起那首你爱的歌。说实话,还真听不太出来。雨势渐大,好心情却荡漾在周遭的空气里,也只是笑着挥手。那么,明天见。
       会记得吗,今年的七月。最后一次披上校服,在毕业照上留下最美的笑容。我将与这个你合照,与那个你拥抱,与每个你欢笑。然后,带着笑离场。我们不再同坐一间教室,不再一同挥汗奔跑,也不再同行。可当你迷惘慌张,抬头仰望星空时,我也在同一片星空下,与你做着同样的梦。所以,再见。
       会想念我吗?我会很想念你的,在我的余生里。那么,愿你的世界里,有最皎洁的月光。
                                     2017.5.14
————
一篇写烂的作文

想摘一弯明月别在你发髻
想捧一把星辰洒落你眼底
想予你一曲虔诚
孤勇一腔

想在我心间绽开一片芬芳
你坐在花里
甜甜地笑

早上去学校见到你我还在想你呢,我就想坐到你手旁去,上课就瞟瞟你,下课就盯着你,粘人的猫儿可人怜喔~

蝉鸣变奏曲

如果大地的每个角落都充满了色彩
谁还需要蝉鸣,谁还会
在聒噪的夜晚停驻
寻找渺茫的慰藉
谁不愿意
每天
都是一场甘霖
每滴露水都是一只蝉
像乐曲在心间流淌
谁不愿意,有一个甜蜜的梦
甜蜜得像一封情书
蝉鸣和年轻的呐喊在纸上跃动
谁不喜欢明夜,星落满天空
像蝉鸣坠满枝头
清风徐徐凉凉爽爽
绿叶簇簇亮亮油油

如果大地的每个角落都充满了色彩
谁还需要蝉鸣,谁还会
在凄清中悲凉地呼唤
寻找微弱的星火
谁愿意
一天又一天
总被砭骨的暴雨鞭打
每一袭都是一群沙哑的鸣蝉
像冰雪覆盖在心头
谁愿意,看着幽梦流离失所
破碎得像满面泪痕
风吹散一只又一只瑟瑟的蝉
谁不喜欢树林沙沙,喜欢夏
漫出袅袅的蝉鸣
在万物失去欢嚷的时候——奏响
去冲洗大地的尘埃

        放学时雨刚刚下起来。我连忙收好书包悄悄地快步走到他身旁,搭上旁边人的肩膀,我问:“你们今天要在学校补课啊?”他点头。我轻轻哦一声。中间的去食堂打饭,只剩我们同行。
      “你要回家吃吗?”
      “对啊。”
      “想吃什么啊?”
      “有什么吃什么,不是我做菜啊哈哈~”
      “你又驼背。”
      “我没有。”
      “有。”
      “不有。”
        像个拨浪鼓似的摇了摇脑袋,他轻声哼起歌来。
      “你在唱什莫~”
      “Perfect”哦,他最喜欢的那首歌啊。
      “听不出来诶。”
      “OK.”“Once again.”“No.”
        雨点断续滴在鼻尖。
        他站在校门口笑着说:“See you tomorrow.”
        笑着摇了摇头,抬眼望去,腿这么长,走得还这么慢。

        坐在草场上百无聊赖,远处群山遮住半个太阳,正午的日光让人大汗淋漓,躲在林荫下也无法幸免。正望向山外时,你倏然转身,笑颜爽朗,天地间霎时失去颜色,光芒将我的眼刺痛,让我流下泪水,我却舍不得闭眼。 2016.5.4
        我常常在想,人的眼睛要是可以照相就好了。最好此时此刻,当想念澎湃,眼泪就泛滥成灾。 2016.6.4

等午夜撩动我的头发 线布皮囊血肉筋骨都拿去吧  我只要这凉风  让我在楼道捂嘴偷笑 让我在床下呲牙咧嘴 让我在桥底乱舞疯癫  阴阴测测卧床头 在你耳边吹风

嘿嘿嘿,什么也不会写~
十年霸图,一如既往。
吾皇韩文清,生日快乐。
哎呀,我摔倒了,要老韩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起来~
么么哒>3<